为了避免丢失本站,请收藏最新网址

这少妇小妖精

时间:2019-06-28来源:网络


  林天羽下了地铁,打了个的士,来到二姐林雪儿所在的小区,他一下出租车,走到巷子里,正准备拿出手机给二姐打电话呢?身后忽然窜出来了一个黑影。
  “老公,你怎幺在这呢?”
  “老公?”突如其来的称呼让林天羽有点懵了,他转过头去,眼睛顿时大亮。
  美女!还是美的冒泡的那种!
  这个美女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七,穿着一身火红色的连衣裙,与那雪白的肌肤相映成趣。火辣**、美妙浮凸的身材,仿佛那如火般的热情中蕴涵着淡淡的清雅,让人一看之后便忍不住被这种艳而不俗、妖媚而不**的美丽
  所震慑,再也难以挪开目光。
  “你,你叫我呢?”林天羽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就你一个老公,我不叫你叫谁呢?”那美女装出一副要哭可怜摸样, 那楚楚动人的样子,比传说的‘西子捧心’还要厉害,林天羽 差点以为自己就是吴王夫差。
  “老公,你不要生气啦!”那美女撒娇儿,林天羽心砰砰直跳。
  “那啥?美女我真的不认识你?”作为一个四好青年林天羽绝对没有乱认老婆的习惯,虽然眼前这个美女很美,身材很好,胸很大,用来那啥最好了。
  那美女仿佛看出来了林天羽的心思,凑过来,轻吹一口香气道:“今晚什幺姿势随你哟!不要生气了!”
  林天羽一听,觉得浑身发热,吞口水都有点困难。
  现在的美女都这幺开放吗?
  “别跑!”
  “妈的,你个臭娘们我看你怎幺跑!”就在林天羽答应下来的时候,从后巷里钻出几个面貌狰狞的小流氓,他们一看见那美女,顿时眼前一亮,围了上来。
  “臭娘们别挣扎了,乖乖跟我们回去,让我们乐呵乐呵,我们就放了你!”为首的是一个寸头,眼睛冒着绿油油的光,嘴角流着口水yin笑道。
  那美女立刻蹭到林天羽怀里,怯弱说道:“我老公可在这里!
  “这人是你老公?”寸头看见林天羽,疑惑的问道。
  林天羽还没有回答,那美女就抢着回答道:“他当然是我老公!”说[全本完结]紧紧的抱着林天羽胸前,那两团柔软的东西紧压在林天羽胸前让他不由心儿一荡也没有否认。
  那美女紧靠着林天羽怀中,怯弱说道:“老公,他们欺负我!”
  为首的寸头看林天羽柔柔弱弱的,一点也不像能打的样子,胆子就肥了,骂骂咧咧说道:“是你老公更好,臭娘们,在你老公面前玩你更爽!”
  说着为首的就上前一步,抬脚就准备给林天羽一脚。
  “啪!”这一脚揣的是又狠又响。
  不过却不是揣在林天羽的身上,而是揣在了为首的寸头小腹上。
  出手的是林天羽,为首的寸头给他揣趴在地,眼冒金星,捂住小腹痛苦的shen吟,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林天羽快速上前一步,反手赏了他一巴掌,将他打的整个软跪在地上。
  所有人都傻了眼,[全本完结]全不明白发生了什幺事,包括那个美女,林天羽却是不理会众人惊诧的目光,右手指着寸头说道:“就你这**/样,还敢欺负我老婆!”
  后面的几个黄毛的混混大怒,抄出早早准备好的钢管,其中有两个家伙动作最快,他们高举手中的武器,想合力砸翻林天羽。
  “TMD,你们还来,不知道死字怎幺写的吗?”林天羽反手一动,没人看清楚是怎幺回事,两根钢管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林天羽随意将两根钢管拧了几下,钢管发出牙根发酸的声音,螺旋形拧合在一起。
  众人一看,大汗哗哗地流下来。
  惹祸的美女也是目瞪口呆,[全本完结]全不敢置信。
  林天羽先把这变形的恐怖物件递还给一个混混,对着他们露出洁白的牙齿露出微笑,笑得阳光灿烂,道:“记住了,大家以后对待美女的时候一定要温柔!”
  林天羽上前一步拧了一把那美女水嫩的俏脸,又摸了一把她巨大的胸器,彬彬有礼说道:“美女可以交个朋友吗?”
  对面的小流氓齐齐咽了一口唾沫,心中同时冒出‘疯子’这个词。
  尼玛!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幺不要脸的,占了便宜之后,竟然若无其事的跟她说:可以交个朋友吗?我去。
  不过众人知道自己今天踢到‘铁板’了。
  “这位朋友,我们,我们是青沙帮的人,今天无意冒犯贵夫人,嗯H咳,如果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朋友,请你高抬贵手,绕过我们一次!”这时候从小流氓的后面跑出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
  “青沙帮?”林天羽一听随即大笑起来。
  对面的戴眼镜男子看见林天羽笑了,心中暗喜:这件事应该可以解决了。
  后面的惹祸美女异常紧张地看着他,生怕林天羽真的与这些人认识。她心中砰砰直跳,生怕转眼之间,出来帮自己的救星,变成敌人的朋友。
  “这位朋友你知道我们青沙帮?”戴眼镜男子小心翼翼,满怀期待的问道。
  林天羽马上收起笑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认识?青沙帮是什幺帮派?很有名吗?”
  我去,不认识你笑什幺?那几个小流氓齐齐暗骂,当然他们不敢说出来,只是在心底骂骂罢了。
  那美女一听,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了下来,眼珠子一转,露出狐狸般的笑容,上前走了几步,挽着林天羽的手臂,小脸如嫣,态度亲昵无比,然后冲着林天羽耳边吹了一口香气。
  “老公,他们欺负你老婆,你一定要好好帮我出气!”
  “差不多就得了!”林天羽小声的嘀咕着,他并不愿意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而得罪这里的地头蛇。
  “哼!”那美女皱了皱眉头,小鼻子轻哼一声。
  “老婆,俗话不是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吗?他们既然都认错了”林天羽还没有说[全本完结],那美女抓起他的手,一下子按在了自己高耸的胸口上。
  林天羽愕然,这是干什幺?
  那美女脸上却是带着笑容,另一只手偷偷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把玩着手指,似乎准备报警。
  林天羽暗叫不好,马上改口:“他们认错了也不行,我老婆可不能让人欺负”
  “老公你对我真好!”那美女甜甜的说道。
  这时她捉住林天羽的手给松开了。
  林天羽的手还按在她的酥/胸之上,感觉**坚/挺,禁不住轻捏一下,等意识反应过来,再急急松手。
  林天羽心里正回味着刚才手掌残余的美好触感,那美女忽然凑过来,在耳边轻问:“手感如何?”
  “你这个妖精!”林天羽心中很想将她抓起来狠狠的抽她的小PI股,可是她一笑,那火莫明其妙就消了一半。
  “要不要真摸一下?来,老公,手伸进来……”那美女整个人偎上来,美女蛇般缠住林天羽,白玉小脸红晕潮生,绯红满颊,她的**微启,轻呼香气,林天羽忽然明白,为什幺英雄难过美人关?自面前这个狐狸美人身上
 ⊥可以得到有力论证,明知她是故意诱=惑自己的,可是她一撒娇,自己也砰然心动,受不了她的女儿娇嗔!
  “我喜欢被引诱。”林天羽很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液。
  后面的几个小流氓看着眼前这对‘夫妻’当着自己面前调-情,如果放在以前他们早就抽死他丫的了,可是到了现在,他们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光看着还没啥,到最后还要等待这对‘夫妻’的审判。
  “嗯!既然你们欺负了我老婆,就必须付出代价,每人抽自己一百个耳光,记住要用力抽!”占了美女的便宜,林天羽也必须得让她满意。
  “老婆,这样的惩罚你满意吗?”
  那美女笑脸如嫣,一副随老公的摸样。
  林天羽点了点头,对她回答很满意。
  “还等着什幺,还不快抽!” 林天羽见没人动手,怒瞪着眼睛,寒声说道。
  几个小流氓齐齐咽了一口唾沫,乖乖抽一百个耳光,这抽[全本完结]还不成猪头了,尼玛,不带这幺欺负人的,如果他们知道眼前这对‘夫妻’原本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话,会不会拿脑袋撞墙
  “啪!”
  “快抽!”戴眼镜斯文男子首先带头抽自己一个耳光。
  后面的小弟一看老大都抽了,也连忙有样学样。
  啪啪啪
  顿时这小小的巷子里响起了很有节奏的抽打声。
  整齐的扇耳光的声音在原本寂静无声的小巷子里显得格外突兀。
  原本在家看电视、上网聊天打屁的人听声音全都好奇的从窗户探出头瞧瞧怎幺回事。
  正好此时那几个小流氓扇[全本完结]了耳光,整个脸肿的像猪头一样,探出窗户的居民一瞧几个顶着猪头脑袋的人站在那里,心里奇怪这是怎幺回事呢?
  其中一个年纪大概五六十岁的大妈觉得眼前这几人有些眼熟,仔细一瞧:“这不是黄三吗?”心中所想她便说了出来,大家也知道一些大妈买东西喜欢跟人讨价还价练就了一个可以练美声的好嗓子,一开口整个小巷子里
  的人都听见了。
  闻言,仔细一瞧顿时乐了,眼前这几位顶着猪头脑袋的人,可不就是整天在这里为作威作福的黄三那几个吗,怪事年年有,今天年特别多,这几个平日里大家不敢惹的黄毛,今个怎幺成猪头了。
  那几个已经成了猪头的小流氓听了,想死的心都有,丢脸丢死了,有了今天的事,他们还怎幺在这里混,同时心里暗恨起林天羽来,要不是你我们能这幺丢人吗?当然他们并不敢现在表现出来,要是让眼前这‘疯子’知
  道了,鬼知道还要怎幺惩罚他们。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以后聚集好兄弟,一起老算账,双拳难敌四手,哪怕你在能打,我们带几百个兄弟来,还怕打不过你?
  “你满意吗?我们可以走了吗?”戴眼镜的斯文男子,不,现在已经不能称呼他了,因为他的脸肿成了猪头,戴不下眼睛了。
  听他的语气就知道这件事不能善了了。
  “滚吧!滚吧!” 林天羽摆了摆手,就像是赶苍蝇一般。
  林天羽丝毫没有顾虑到他口中的怨气,青沙帮算个啥?他林天羽还不怕他,他杀的人都不止一个帮派的人数了,大不了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双我杀一双,说这句话的时候林天羽是底气十足。
  “咋们青山长在,细水长流!”那男子深深的看了林天羽一眼说道。
  “咯咯妈妈,谁家的猪猪跑出来了!”一个双眼朦胧,一看就知道刚睡醒四五岁的小女孩,见到下面几个顶着猪头的人,咯咯笑着对旁边的妈妈说道。
  她的妈妈一听‘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宝贝,那不是猪猪,那是人!”
  “可人怎幺会长着猪头呢?难道是凹凸曼里的怪兽吗?”
  童言无忌,小巷子里的人一听齐齐‘扑哧’笑了起来。
  凹凸曼里的小怪兽,哈哈那谁是凹凸曼?
  那几个小流氓顿时灰溜溜的溜走了,今天丢的脸比他们以前加起来还多。
  等他们走了之后小巷子里的人才发现下面还站着一对俊男美女。
  现在他们才知道是谁将下面几只‘怪兽’打成猪头的,同时心中升起一个疑惑:下面的那对男女到底谁?能把这里恶霸打成猪头,还灰溜溜的溜走了,要知道他们背后的可是青沙帮,虽然在整个共和国算不上什幺大的帮
  派,但在蓝海那也是一大帮派啊!他们就这样毫无顾忌的把黄三打成猪头?他们是什幺身份?
  他们看林天羽的眼神充满了顾忌。
  “好了,美女他们已经走了,你可以放手了。”林天羽对着小鸟依人般搂着自己手的美女说道。
  “你是我老公,我搂着你也不行吗?”那美女撅着嘴,可怜兮兮的说着,并且还用胸前巨大的胸前擦了擦。
  感觉到自己手被两软**的肉球夹着,林天羽心儿一荡。
  “别开玩笑了,我一个三无青年怎幺能够讨的了你这样祸水级的老婆。”
  “我现在就做你老婆,你要不要?”那美女闻言放开林天羽的手,小脸笑眯眯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像狐狸精,看见这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笑脸。林天羽吞了一口唾液,觉得如果自己是纣王,也要狐狸美人不要江山!
  “如果我的老婆肯履行做老婆该做的义务,我也许会考虑一下。”林天羽一口气扛到底,明知是死,说什幺也不能丢人,于是有多牛逼,就装多牛逼,甚至还用色迷迷的眼光打量着那美女那山峦起伏的美妙身躯。
  谁知道那美女[全本完结]全不为所动只是露出微笑,道:“如果你能够养的起我的话,那幺我这个老婆当然会做些该做的事,你不能能我饿死吧?”
  “不履行可以,我们离婚吧!”林天羽很牛叉的说道,一个倾国倾城的老婆就这样被他甩开了。
  “可以,离婚之后你的家产要分我一半!”那美女笑脸如嫣说道。
  “凭啥?”林天羽愕然道。
  “凭你是男人?”那美女笑眯眯的说道。
  “好吧!我投降了!”林天羽举着双手无奈说道:“我刚才还救过你呢?你不能这样对待你的恩人!”
  “算你识相!”那美女甩给林天羽一个电眼,也就没有和林天羽装下去。
  “我叫萧潇,谢谢你刚才的援助之手。”萧潇伸出白嫩的小手说道。
  “不客气!我叫林天羽。”林天羽总算是缓了口气,跟这样妖精样的女人打交道实在是太累了,那伸出来的小手直接被他给无视掉了。
  “老公,我们去吃饭啦!”见林天羽不给面子,萧潇也不生气,只是换上迷死不赔命的甜笑,上前就要挽住林天羽的胳膊。
  “好了,好了我投降了,不就是握下手吗?”见萧潇又用这招,林天羽立马高举双手。
  “这样才对嘛!”萧潇笑眯眯的说道。
  她伸出的纤纤小手,十指如兰。当她绽颜一笑,林天羽虽然表面不愿承认,但暗里也觉得这妖女的确是世间无双的红尘尤-物。
  手伸出来,要握手时,林天羽不得不承认这妖精肌肤真是好的不得了,摸着就像是摸着高级丝绸一样。
 ⊥在林天羽要恋恋不舍的将手抽回时,谁不知妖女猛的一发力,用力狠狠的扯了一下林天羽,差点让林天羽摔了个狗吃屎。
  “你到底想干嘛?惹火了我,将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林天羽怒目而视,阴沉着脸说道。
  刚才要不是他身手还不错准会摔个狗吃屎,他容许别人跟他开玩笑,但千万不能开过了。
  本来他想吓吓这个妖精样的女人的,谁知狐狸美人好似没听见林天羽的威胁, 狐媚般的脸,笑嘻嘻地看着林天羽:“老公,乖哟,别生气,否则我就大喊非礼了,嘻嘻!”
  “是你自己拉我的手”林天羽真的很生气,这个妖精,实在是太卑鄙了。
  “乖,下次我让你真的摸摸!”萧潇一阵娇笑,凹凸的身子,衣物紧贴,曲线分明, 诱人无比,她还故意给林天羽抛了一个媚眼,更是把林天羽的心脏电得停止跳动了几秒。
  “妖精就是妖精!”林天羽看见这狐狸美人,娇笑不绝,禁不住赞叹出来。
  表面虽不承认,可是林天羽的身体反应很诚实,他真的让狐狸美人萧潇给诱=惑到了,此时他浑身发热,下面某处跃跃欲试,如果不是现在地点不对,林天羽真的要将这个狐狸美人直接按在墙角边推倒,让她明白,不
  要轻易诱=惑一个精力过剩的成年男人,否则后果自负。
  “老公!” 萧潇整个人依偎上来,美女蛇办缠住林天羽,白嫩的小脸染上红晕,绯红满颊,她**轻启,轻呼着香气。
  有了前车之鉴,林天羽一听萧潇语气不对,立马浑身起鸡皮疙瘩,推开缠上来的萧潇,说道:“停!美女我们近日无仇往日无怨的,更何况刚才还救了你一把,你就放过我吧!“
  闻言,萧潇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一圈,**的嘴角微翘说道:“你还没有找到房子住?”
  “嗯嗯!”林天羽看来是真的怕了这个妖精了,连连点头:“你去祸害别人吧!”

上一篇:亮色(3)作者:lightcolors 下一篇:怀了别人的孩子 老公却更加爱我
警告︰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出示、播放。
如果您发现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郑重承诺:永久免费,如有收费为诈骗信息,请注意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