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避免丢失本站,请收藏最新网址

美丽的炸药

时间:2019-06-28来源:网络


>樱桃报告书----初夜性故事 之美丽的炸药
我最初认识巴巴拉的时候,她只有十六岁,很年轻,但是已经非常美丽,有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又近乎是邪气的吸引力。
我第一次看见她时,我就已经是很想得到她了。
我是保罗,比她大四年。
那一年的暑假,我到渡假区的海边去露营钓鱼。那是很可爱很享受的假期。就是在这一次渡假的时候,我看到了巴巴拉。
那时我是正坐在海边的石上垂钓,她走过来了。她穿着浅粉红色的衬衣,下身是一条洁白的喇叭牛仔裤,裤脚虽然是宽阔的,但是在膝以上却是紧到好像是第二层皮
肤,而这里面裹着的是那麽饱满,那麽美好的身体。她的上身是那种胸兜式的衬衣,露肩而托着胸部,衣脚拉到背后去打成一个结,因此腰部也是露出来的。而她的
裤子是那麽低腰,肚脐也露出来了,好像一个凹入的笑靥,长长的乌黑头发束在后脑成为马尾装,美丽到我不能看出她有什麽缺点,只是脸上那个微笑有点歪曲,似
乎她的脑中有着什麽神秘的诡计。
我一看见她就有如触电,正呆看着她时,她对我说:「你钓到什麽吗?」
「呃──还算有点收获!」我说。
她弯腰把我的鱼篓揭开了,看看里面,说:「哗!」因为我是钓到了很多鱼,都是大鱼。
我连忙抓住机会说:「我叫保罗!」
她的反应是真奇怪的,她娇笑一声,也不自我介绍,就跑掉了。
我大急,又不能丢下一切去追她,而且,假如她是愿意与我结交的,那就不必去追她,但是,假如她是不愿意与我结交的,那我追也没有用。
略一迟疑,她就已不见了,我才后悔起来,因为我很可能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了。
但是想不到,那晚上我又再见到了她。
我是扎营过夜的,我自己一个人住一个营,这种假期,露营过夜是更加另有风味的。
我的营就扎在一条小河边,晚上,我点了营火,踏进河中洗了一个澡,回到火旁,才发觉她竟然就坐在我的营中,正在吃着我的一罐罐头食物。我难为情得要命,因
为我这时是一丝不挂的,而我的衣物是全在营中。
我连忙跳到营的侧面,蹲下来躲着。
她却若无其事的。她说:「我叫巴巴拉!」
「呃──巴巴拉!」我呐呐着说:「请你把毛巾递给我可以吗?」
她又咭咭笑起来,跟着一条大毛巾飞出来了。
我用这条毛巾裹着身子进去,她又以那种邪气的神情打量着我,说:「我看你也颇有男人的本钱,不过就不知道用起来时有没有那麽实际呢?」
以一个女孩子来说,她敢讲这种话,是真大胆的,这使我反而不敢回答,我进入营中,拿了衣服,到营外的黑暗中穿上了,才坐下跟她谈起来。
她说:「对不起,我的肚子很饿,所以私自开了你的一只罐头来吃。」
「不要紧!」我说:「你吃好了,我再替你弄一些热的给你吃吧!」
露营当然是有带炊具的,我就为她弄了些食物。她告诉我,她是跟父母一起到这里来渡假的,没有朋友,闷得很,所以她才到处跑。
我说:「以你的条件,交朋友应该是没有什麽困难的呀,巴巴拉!」
「其实并不容易,」她说:「因为我的要求很高,我很久才找到了一个我会喜欢的人,就是你。我很喜欢你。不如这样吧,你跟我回家!」
「见你的父母?」我问着,有点心慌。
「不是,」巴巴拉说:「我的父母都出去了,屋子里没有人,不会有人管我们!」
我的心一阵大跳,立刻答应了,因为她提出来的这个提议,实在是非常之吸引的。
于是我熄了营火,跟着她走。我们到了一间屋子,那里一带,是有很多别墅式的屋子,都是出租的,供人作渡假用的。
屋中果然没有人,也没有亮灯。我们摸黑进入,她说:「跟我上楼,到我的房间来!」
我大为兴奋,因为到她的房间去,当然是只有一件事情可做的,我觉得她真放荡,竟然可以跟第一次见面的男人随便上床,不过,我也不是在选择妻子,所以也不能
要求太多了,总之能够得到她就是了。
我们到了她的房间,她在床上躺下来,说:「你想不想和我造爱?」
「假如我说我不想,我就是骗你的了,」我说,「假如我不想,那我就是天下最大的笨蛋!」
「那很好,」巴巴拉说:「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要看你!」
这倒不如我想像中那麽罗曼蒂克,因为我们连吻都未曾接过,她也只拉过我的手吧了。但是,我也只好依她,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这是相当难为情的事,幸而她
也没有开灯,只是在昏暗中看着。
此时,她可以看到我是已经进入了兴奋状态了。
我实在已经很难忍得住,便扑过去抱着她。我吻她,她娇笑着撑拒,显然并不反感,但是也不肯让我把她的衣服脱下来。
我坚持的时候,她说:「我是处女,我是不能随便交给人家的!」
这把我难倒了。这怎麽办呢?她又不肯,又要挑逗我,使我像要爆炸似的。我又不想使用暴力。她似乎看见我急就很过瘾,更加努力逗我。
后来,我忽然听到汽车声驶近来,停在屋外。有人下车。我大为狼狈,说:「你的父母回来了!」
她的父母回来看见我们这样,是不大好,虽然是不应该有什麽大祸临头的事情发生。
但是巴巴拉却说:「快逃!这不是我的父母!这里是别人的屋子!」
她说着,就打开窗子爬出去。
我吓得几乎心脏病发!原来这里竟是人家的屋子!她逃出去,倒还是容易的,我却是还要穿上衣服!
我急起来,衣服也穿得特别慢,穿好了的时候,屋主已经正在上楼了。
我连忙爬出窗外,几乎是跌下去的。
巴巴拉在等我,她与我一起飞跑离开,一边哈哈笑着,我们一直跑到海边才停下来。
这时我已经气喘如牛,非常疲倦了。
我们就在沙上一倒,她一滚身伏在我胸腔上,喘着说:「我真喜欢你,保罗!」
「偷进人家的屋子!」我说:「为什麽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呢?」
「危险的事情才是刺激的事情呀!」她说。
「但这样的事情是太危险了吗?」我说:「假如我们给捉到,我们会给当窃贼办的,而其实我们又不是去偷东西,那多麽冤枉!」
「我们没有给捉到呀!」她说。
我抱着她,吻她,但是她却冷冷的,毫无反应。后来她推开我说:「不要吧,保罗,我现在没有心情!」
我只好停止了。
她又幽幽地说:「假如刚才那些人不是那麽早回家,我已经忍不住而交给你了!你使我那麽冲动!」
我也觉得可惜。我的运气真是太坏了。
跟着她忽然跳起身,说:「时间不早了!我也得回家了!我明天再找你吧!」
她说着,就这样跑掉了。
而她所讲的话,对我亦有很强的诱惑性。她说差点给了我。
那亦即是说,她是要在那里危险的环境之中才会冲动的,一离开了,她就淡下来了。
于是第二天晚上,我又跟她去这样冒险了。
我们又潜进了一间无人的屋中,睡在别人的床上。
但是,要攻破巴巴拉的防守真不容易。
她就是有办法把时间拖得很长,拖到屋子的主人回家了,我们就非逃不可了。
我们这样弄了几次,我都没有成功。
有一次,我还是在半路中途就已经忍不住,而热情迸发射出精来。因为巴巴拉总是要我脱去衣服,而她自己却什麽都不脱的。她不脱衣服而又和我亲热,用手玩弄
我。
我射精弄脏了人家的床,亦弄脏了她的裤子。她却认为这样特别好玩,很够刺激。我相信在那个时候,我是有可能占有到她的。
可惜我刚刚消耗了,就暂时失去了能力。
我觉得巴巴拉实在是一个危险人物,与她这样下去,实在没有好处的,然而我又舍不得放弃她,由于她是那麽美丽的。
她是美丽的炸药。
她有那麽难以解释的吸引力,我觉得我必须得到她。
也许,亦是因为再一次差点得到而又失败了,我更觉得我必须得到她。
就是这样,我的夜晚时间都给她占有了。我简直神魂颠倒。有时,偷进人家的屋子,她还要打开人家的冰箱大吃一顿才与我进房,那更浪费时间了。
有一晚上,我们又偷进了一间屋子,我们又到了楼上的睡房,这间屋子特别豪华,巴巴拉打开那巨大的入墙衣柜,发觉里面挂满了美丽的衣服。这里的女主人显然是
富有而爱打扮的。
巴巴拉从里面拿出了一件衣服。
我连忙制止道:「不能拿人家的东西,否则就变成了偷窃了!」
巴巴拉说:「谁要偷东西呢?我不是要拿走,我不过是要看看吧了。你,把衣服脱下来吧!」
此时我灵机一触,忽然想到了一个诡计。
我说:「你何不试试这些衣服呢?这些衣服的女主人可能是个丑百怪,穿在她的身上是太浪费了!」
我的想法就是,假如她试衣服,她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了。虽然只剩内裤,我亦是有机可乘,会容易得多的。
但巴巴拉摇摇头说:「不必了,我看得出这些衣服是不合我穿的,比我大了两个码!」
她放回了衣柜,我又已经把衣服脱下来了。她把我带到床上去,又我和亲热起来。但是,一如平时,她还是不肯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
我又给她弄得像快要爆炸似的?
不过,这一次的时间很短,因为屋子的主人很快就回来了。而这一次,脚步声竟是一入门就匆匆上楼来。
巴巴拉咭咭笑着:「这一次,你来不及穿衣服了!」
我却不让她逃走。我抓住自己的衣服,一手拉住她,把她拖进了衣柜里。
那座入墙衣柜很宽大,足可以让我们容身,躲在柜内的衣服后面。
屋主进来了,巴巴拉也只好与我一起躲在衣柜里,不敢发声。因为她虽然爱刺激,她却也是不想给人捉到的。
我们从柜门的缝隙看到进来的是一男一女。他们已经很急了,所以没有机会发现我们。他们一入房就匆匆脱衣上床,就干起来。我与巴巴拉望出去,可以看得很清
楚。我从未见过真人性交,看那阳具在阴中一插一插的,擦出白色的泡沫,有点恶心但很催情,巴巴拉也看得目不转睛。
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过的机会,就向巴巴拉发动进攻,去脱她的衣服。我简直是使用暴力把她的衣服脱下来。
巴巴拉不敢出声,亦不敢太用力反抗,因为挣扎起来的话就会发出声音,而惊动外面那双男女了。而事实上她亦不用全力反抗。但她虽然全裸了也不肯让我进入,她
一扭转身就伏在地板上。她就是没有经验所以不懂,她以为阴在前面,有地板保护我就不得其门而入,其实阴道口是在胯下中间的,从后面也可以进入,她伏
,我就正好伏在她的背上,龟头从后找到了她的阴道口,我向前直插,不能否认,这个角度,她又合腿子,又有个丰臀挡,是难进一些的,但我很硬,她又
已很湿了,我一下一下地插,都是撞中她最敏感的小阴唇和阴核,而女子的本能就是当这些地方受到刺激,就渴想对方进入的。她的换抵抗崩了,腿再不能合得那
麽紧,我的龟头进去了,她发出低低的销魂的呻吟,我乘机用膝把她的腿一逼,她要张得大大的,我的阳具成条滑进了她的阴,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
们都下意识地向外窥望一下,但床上那对男女正进行得热烈,咿唔之声很,根本听不到她这一叫。于是我就在巴巴拉身上冲刺起来,她极紧,我相信刚才那一叫
正是她的处女膜被冲破的一刻,我插到她达到了高潮,我就放侧身子,把她抱在身前,两手把玩她的乳头,继续冲刺,她也很享受这外的刺激,很快又再达到了
一次高潮,跟我便在她的里面射精了。
我本也不相信她是处女,但在接触之下,我发觉她原来并不是说谎的。也许这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得到过足够的刺激,就也不肯献身给男人了。
这一次,她是自己也愿意了。
我就是这样得到了她的初夜,而且得到很美满。她的反应是那麽强烈,我们连衣柜外面的人都忘记了。
后来,暴风雨过去了之后,我们向外窥看一下,才知道外面的暴风雨亦是早已过去了。那双男女已睡着了。
我们穿上衣服,悄悄溜出去,从前门离开。
出去了之后,巴巴拉也没有怪我,还依恋在我身边。
我说:「这是你的第一次,我真是没有想到。我猜,你以前实在是对男人不感兴趣的!」
「也许我以前是错了!」巴巴拉说:「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原来是那麽美妙的!」
「现在,」我说:「不如回到我的营去再享受一下吧,巴巴拉!」
「不好了,」巴巴拉说:「下一次吧,还痛呢,而且时间是太晚了!」
于是她走了。但是下一次,她仍然依样葫芦的,要潜进别人的家,用别人的床。不过她不再玩弄我,而是肯全部献上了。我们通常都是速战速决,有时还没有完事就
有人回家,便只好匆匆逃走。最美满的一次是我们潜入一间屋子,知道屋中人是次日才回来的,我们就在那屋中过了整整一夜。
后来,巴巴拉忽然不再出现,我亦不知道何处找她。也许她的父母要离开了,便也把她带走了吧?我对她怀念,但又不觉得可惜,因为她爱玩这样危险的玩意,是终
于会出事的?我奇怪她现在已经出事了没有?------完------

上一篇:近距离视奸美女同学 下一篇:打赌的第一次~~夸张!
警告︰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出示、播放。
如果您发现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
郑重承诺:永久免费,如有收费为诈骗信息,请注意防